Leadership class

最近都沒有更新粉絲團

因為正忙著升職的考試

有時聽人說”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

上禮拜上完領導的課真的是有些啟發

如果換了位置不換腦袋,那何必晉升你呢?

如果你做事方法跟以前一樣、標準跟以前一樣

那就繼續做你本來的職位就好了。 Continue reading “Leadership class”

Advertisements

空服員髮型示範 – 低包頭 flight attendant hairstyle – lower bun

去年上班常常綁法式導致落髮嚴重=.=
後來變成比較常綁這種比較簡單又不太會拉扯頭髮的髮型。
因為有海綿寶寶和髮網的關係,不須噴太多膠或用很多髮夾亦能固定髮型。
考空服的話就選擇比較簡單的髮飾或省略,
簡單高雅,幾分鐘就能完成,來試試看吧!

 

Chat with me! Ground staff part 2

話說一年前出了地勤訪談的上集,
2018我終於生出下集來了!!(自己很感動)
這位運務姊姊都已經換了新東家了說哈哈哈。
如果想知道怎麼升等?為什麼機位會超賣?超賣怎麼辦?
有什麼旅客常帶的潛在危險物品?運務最害怕/喜歡遇到的客人是??
當乘客要看,對地勤這工作有興趣的更要看!

Singapore Trip 2017

2017年的旅遊總共去了新加坡兩次、
跟姊姊去華欣、跟朋友去普吉島、和家人去東京、自己去了沙美島。
能夠旅遊是件幸福的事,每次旅行也都把instastory存下來做成影片留念,年底的新加坡行也不例外。
我很喜歡新加坡,街道乾淨、綠意盎然,人種也多元,
要不是新加坡物價房租太貴我還真想搬過去住QQ
來看看我吃了甚麼美食去了哪邊玩↓↓

想知道我去哪裡擺跳(泰文旅行的意思)嗎?
沙美島→ https://goo.gl/dV2B8P
普吉島→ https://goo.gl/t9t9ip
東京行→ https://goo.gl/6aXuV4
歡迎追蹤我的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presstotalk/

來去新加坡 – 搭乘酷航 & 推薦Adler hostel

april_2017-12-09-20-26-23-291

十二月初去了趟新加坡,為的是參加朋友的婚禮,

新娘是我以前在壁虎的同事,我們是一起受訓的同學,

今年上半我去新加坡玩的時候知道她已經隨先生搬到新加坡定居,有約出來見面聊天,

也約定好今年十二月會再來新加坡參加她的婚禮。

我們公司酷鳥航空跟酷航其實是姊妹航(算是母航?! 其實是新加坡Scoot和泰國Nok Air合資成立的),所以我是搭乘酷航的員工票去新加坡,單程票大概是一千多塊泰銖~

2017.12.O1 TR869 Scoot flight from DMK (Don Mueang) to SIN (Singapore Changi)

ETD 16:25 (+07:00) ETA 20:00 (+08:00)

這個班機其實是酷航組員回程的班,第一段先從東京 Continue reading “來去新加坡 – 搭乘酷航 & 推薦Adler hostel”

[你知道飛機是怎麼加油的嗎?]

file_000

這是我在廊曼機場(DMK)拍的圖片,

以前在復興時,常常飛國內線馬公金門等都是要叫油車來。
前一陣子覺得奇怪,怎麼在廊曼都不見加油車,
在機邊疑似在加油的只有這種車,但油在哪裡?

原來飛機加油有兩種,
一種是運油車開到機邊加油,
一種是利用地下油管加油(像這張)。
有些大型機場有地下油庫,只需要泵車開到機邊,
利用高壓喉管連接加油口,以50PSI的壓力泵進油箱內。
因為只有一個加油點,
油箱之間的燃油分配都由加油點控制面版或駕駛艙控制。
前幾天問過我們家機師,他說大部分都是由加油點的面板控制。
燃油也須確保品質,不能有水或其他汙染物,
有些機場加油人員會裝一小瓶燃油讓機師檢查,
但我們公司沒有這種程序。
我們家機師開玩笑(?)說通常非洲的都會有,因為他們愛動手腳(誤

每一航班所需的燃油份量, 主要分為三部份,
包括正常航程所需的燃油,
遇上突發情況而需轉飛其他目的地所需的燃油,
及法令所需的最低備用燃油.
每架飛機的最低備用燃油份額不同,
在正常航程中, 不能耗用最低備用燃油。

身為空服員的我們常常只看到客艙裏的情況
多知道一點航空知識才不會腦袋空空哦。

飛機加油依航程不等要加三十到九十分鐘哦
#飛機加油中乘客不要扣上安全帶哦

[standby call]

昨天的南京是我進公司以來第三次被抓飛,就是因為平常的待命太安逸了,
OCC打給我時我正在化妝(好險我已經在化),
準備等下要去市中心上泰文家教,
OCC問我:”Can you operate the flight?”
我也只能說yes不是嗎😂😂😂

掛完電話一看時間”12:35″ 南京briefing 12:20就開始了!
根本已經要bri完走去通關的階段!
只好加緊速度上妝綁頭髮叫Grab Taxi
一上車用我破爛的泰語向司機喊”擺擺! 溜溜!!”(走走! 快快!)
“擺撒拿ㄤ賓喜三哪立卡死喜那踢! 仲有ㄧ喜哪踢!!”
(去機場13點40分! 還有20分鐘!!)
(情急之下粵語泰語都分不清了)
而司機難得的是個進入狀況的人, 立馬就把我載到了機場。

通關時腦中幻想著進客艙時祖國中年大叔大嬸乘客恥笑我遲到的戲謔笑容(你們才不懂,我是火線救援好嗎!),
沒想到真實情況是TMD bay給我停在14號!
有點像是桃機一航B2那麼遠!
我拉著行李箱踩著高跟鞋哭哭小跑過要買的星巴克,
迎面而來Nok Air的地勤正在偷笑著等著我。
(瀏海已分叉、上氣不接下氣還要盡量保持那最後一絲的優雅)

進入客艙座艙長開玩笑的說Welcome onboard!
然後轉身進駕艙跟機長說”Captain~ Nina is here!”
我的crew seat 是1RA, 原來我是extra crew!
原來他們進了簡報室才發現9個人沒有人是LQM(會講中文), 才立刻把我叫過來。
南京兩趟都很忙,賣完F&B要賣DF, 下客完還要帶著全部組員的護照下去機場跑出入境, 還要PA。
幸與不幸的是在南京delay所以可以休息一下。
這班突如其來的flight打亂了我的計劃,
但好險是個快樂的班,
總共賣的金額超過了座艙長在簡報時訂的目標,
大家都開玩笑說我應該要拿多一點commission的XD